理想的下午,有理想的陽光、理想的溫度、理想的漫遊。 

在一個理想的下午,在一家理想的咖啡店,遇到了舒國治出版於2000年的旅遊散文,書名恰巧是《理想的下午-關於旅行也關於晃盪》 

那天陽光清澈、天空湛藍,十一月的台北,有著加州的明亮。來一杯鮮打橙汁,清新的橙味透過玻璃杯飄散著理想的香甜。作者用”晃蕩”的姿態進行他的旅遊,而我以漫遊的步調跟隨至紐約、京都、巴黎,天涯海角, 

旅行永遠不僅介於出發與返抵兩點之間,旅行是生命中必須有的理想行為。  

當去過的地方漸增,在記憶中留存深刻的場景,通常不是地標或名剎,而是含著情感的偶遇。

書中書寫了一段京都,他說:偶然在夢中出現的,或者記憶中印象深刻經常閃現的,卻不是金閣寺、銀閣寺,往往是大德寺旁某個不知名巷道是那樣「寧靜而熟悉」,似乎通往記憶的深處,一種熟悉的生命氣氛… 

想起在京都遇到一位賣著各式樣祈福錦囊與護身符的老婆婆,老婆婆穿著款式簡單的和服,不怎麼有表情的臉卻很有歷史感。她低頭不斷整理著每籃被觀光客撥亂的商品。一陣推擠,我握在手上尚未結帳的護身符不小心掉落,她表情嚴肅立刻要我將護身符交還給她收起,說道:掉在地上的護身符不可以販賣。既使只是販售小商品,仍有著信念與要求,這是日本人的嚴謹性格。 

我原因仰慕三島由紀夫筆下的金閣寺、渡邊淳一書裡的祇園、川端康成夢裡的古都、井上靖心中的古奈良而來到京都,然而,這小小生活片段,卻成為該次旅行一段深刻的感受。

理想的下午的長度,通常是一杯果汁一塊蛋糕的時間。沒跟著舒國治晃蕩所有的行程,卻又小小回憶了自己的一段漫遊。

將書本歸還給書架,這是理想的結束,一如最初理想的開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米蘭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